k8彩票

  • <tr id='7jRE6v'><strong id='7jRE6v'></strong><small id='7jRE6v'></small><button id='7jRE6v'></button><li id='7jRE6v'><noscript id='7jRE6v'><big id='7jRE6v'></big><dt id='7jRE6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jRE6v'><option id='7jRE6v'><table id='7jRE6v'><blockquote id='7jRE6v'><tbody id='7jRE6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7jRE6v'></u><kbd id='7jRE6v'><kbd id='7jRE6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7jRE6v'><strong id='7jRE6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7jRE6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7jRE6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7jRE6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7jRE6v'><em id='7jRE6v'></em><td id='7jRE6v'><div id='7jRE6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jRE6v'><big id='7jRE6v'><big id='7jRE6v'></big><legend id='7jRE6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jRE6v'><div id='7jRE6v'><ins id='7jRE6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jRE6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7jRE6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7jRE6v'><q id='7jRE6v'><noscript id='7jRE6v'></noscript><dt id='7jRE6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7jRE6v'><i id='7jRE6v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> 权益维护 >> 法律维权 >> 维权案例 >> 正文
                提供培训就能约定服务期吗

                  参加了单位提供的任何职业培训,都要与单位约定服务期吗?王先生就Ψ因为这个问题,与单位闹上了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王先生经熟人介绍,于2010年10月入职某空调维修中心任空调维修工,双方签订了2年劳动合同,合同约定王先生的月薪为4500元。2012年6月,维修中心全月安排王某参加了由空调厂家提供的技术培训,培训内容为空调设备的技术维修及安装调试,维修中心共为王某报销差旅费8800元及培训费5500元。2012年7月,维修中心与王某签订了《关于培训费用的协议》,协议约定王先生需在中心工作满5年,若因个人原因提前离职,需返还全部培训费用14300元及培训期间的工资45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3月,王某找到了另一家工作环境和薪资待遇相对更好的『单位,于是提出解除劳动合同。中心人事经理表示,解除合同需先返还全部培训费用和培训期间的工资总计18800元。王先生觉得维修中心的离职要求太苛刻,索性在提出离职申请的30天后〗不告而别。6月中旬,维修中心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@ ,要求王先生支付全部培训费用以及培训期间的工资,总计188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维修中心表示,双方签订有《关于培训费用的协议》,约定王先生继续在中心工作5年,若因个人原因提前离职,需返还全部培训费及培训期间的工资18800元。对此,请求仲裁委予以支持。王先生则表示,协议虽然是本人签字的,但内心并不情愿,当◢时中心的态度很强硬,如果不签的话工作也会不保。2013年3月,本人找到了新的工作准备跳槽,中心要求先返还这笔钱才能办离职,我觉得这是霸王条款,所以在提出离职申请的↘30天后自行离职了,希望仲裁委确认协议无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终,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法作出裁决,对维修中心的主↑张不予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 来源:《劳动报》6月7日劳权周刊T5   
                [关闭窗口]